佳人书 > 武侠小说 > 网人论金庸 > 巧者劳而智者忧——略谈“神雕”中的黄蓉

巧者劳而智者忧——略谈“神雕”中的黄蓉

作者: 发表时间:2020-01-31 14:33:43

  
    方瑜
     金庸作品中的女主角,出场时全是少女,到全书结束,虽然流年似水,仍是美眷如花。
     “神雕”中的小龙女,在书中虽也由少女而入中年,但中间十六年谷底幽居的岁月可以不算,因为出谷之后,小龙女不但花容依旧,性格也没有任何改变。这十六年的睽隔,强调的重点似乎全在证明杨过用情之深。小龙女好像被静止在时空的某一点上,不再变老,等著杨过来把两人之间原先年龄的差距追平!小龙女从头到尾始终是□绝人寰的少女!
     金庸笔下的女主角,唯一由少女、少妇而渐入老境的只有黄蓉。由于“射雕”、“神雕”情节人物的关连,从“射雕”中张家口初遇郭靖的髻龄少女,到“神雕”结束重游华山绝顶的初老之年——大女儿都已三十五六,她无论如何应该不止五十岁——读者几乎看尽了黄蓉的一生!
     刁钻古怪、明□无俦的小黄蓉,忽然成了相夫教女的郭夫人,这种现实人生中最平常的过程,却是小说写作里(尤其是传奇式小说)相当艰难的考验。首先,作者不能不破坏早已在读者心中树立的形象,这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,不能轻试!试看以托尔斯泰的文采,仍然很难让读者接受“战争与和平”中最后成了大嗓门、胖主妇的娜塔莎,何况他人!其次,随年龄的增长,原有人物性格的变化,分寸之间,极难把握。在已完成的画像上,加工改造,远不如另作新画,来得容易。可是,“神雕”中的黄蓉却写的极好。虽然不是第一女主角,黄蓉在书中占的篇幅并不算少,而且每次出场几乎都举足轻重。金庸始终把握住黄蓉最吸引人的特色:聪明才智,机变无双,观人于微,反应敏捷。这种与生俱来的天禀,和娇容丽质不同,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消损,只会因人事阅历而愈加深沉、锋锐。因此,她与杨过的对手戏,就成为“神雕”全书中极精彩的场景。两个聪明人碰在一起,往往一个眼神已足达意。天不怕、地不怕、自负聪明的杨过,也只有在这位郭伯母面前,才总是觉得束手缚脚!黄蓉大半生和心智迟钝的郭靖相处,得遇杨过,难免有透一口气的舒畅,油然而生惺惺相惜的知己之感。可惜——杨过偏偏是杨康的儿子!黄蓉遂不得不从头到尾一直在对眼前杨过的优点的赏爱,对杨康恶行回忆的厌恶中挣扎!这段挣扎的过程,极具戏剧性,引出许多情节,是全书的一大关键。
     想当初,杨康定计,和欧阳锋连手,在桃花岛上残杀了江南五怪,留下柯瞎子一个活口,意图嫁祸黄药师,弄得郭靖黄蓉几乎良缘难谐。以郭黄两人情义之深,都差一点成了生死之仇。如果不是蓉儿智勇过人、行险使诈,让柯镇恶亲耳听见实情,黄药师之冤真可说百口莫辩,郭黄之间的误会也根本不可能冰释。单凭这点,黄蓉就足以恨杨康入骨。因为杨康的毒计是要让黄蓉一生最爱的两人:老父与靖哥哥成为死敌,桃花岛上,从五色落英缤纷、黄蓉金环耀日、蹁□起舞的至美极乐之境,陡然翻成溅血横□的惨状,是“射雕”全书写得惊心动魄的精彩场景。郭靖含怒扬帆远去,黄蓉茫然独立海边,书中说“蓉儿,蓉儿,你可千万不能寻死啊!”这段作者极度流露主观同情的句子,在修订版中仍未删去,可见金庸也认为当时黄蓉之处境至惨,前途毫无光亮。整个阴谋丝丝入扣,人证、物证俱全,简直没有平反的可能!试想对于杨康此人,黄蓉怎能不每次思之都心有余恨?
     然而,明知杨过为杨康之子,虽然满心不情愿,黄蓉仍将杨过带到桃花岛上,足见黄蓉对郭靖情义之深。“神雕”全书写情为主,早有定论,除了杨过、小龙女之外,其余旁枝副线,著墨不多,却都可品可观!例如周伯通、瑛姑、一灯三人结庐百花谷,比邻幽居,莳花养蜂的一段,真如薰风暖日,能清俗尘!而写郭靖、黄蓉中年夫妻之情,更多从闲处落笔,丝毫不见斧痕。郭黄两人的个性、禀赋、外表、生长环境……看来处处相反,其实却都相成,两人恰好互补对方之偏,分工合作,心意相投。日常生活大小事件,郭靖几乎全听黄蓉安排,毫无异议。但真正有关出处进退的大节,黄蓉绝对以郭靖为主,连最没脑筋的郭芙都知道:“真正遇到大事,妈妈是从不违拗爹爹的!”取妻如此,夫复何憾!为襄阳一城,两人投下大半生心血,如果不是为了郭靖,想来黄蓉决不愿受这种辛苦。更何况襄阳纵使能守,在昏君奸臣争相□伐之下,大宋仍然难全!但郭靖早已下定决心,知其不可为而为之。
     黄蓉从夫之意,也就殚精竭智,运筹帷幄,而且最难得的临到紧要关头,处处皆以国事为重,决不以夫妻之情,动摇郭靖。书中第二十二回,金轮法王来袭,郭靖本以负伤,但仍把黄蓉拉到身后,黄蓉说:“靖哥哥,襄阳城要紧,还是你我的情爱要紧?是你的身子要紧,还是我的身子要紧?”这几句话真是掷地作金石声,可见黄蓉的大智慧。如果只见到郭靖对黄蓉的包容、敬重、挚爱,却偏偏忽视黄蓉对郭靖的了解、体贴、深情,未免不够公平。
     “神雕”读者所以不喜黄蓉,主要基于黄蓉对杨过的态度,杨过既然是第一男主角,人见人爱,黄蓉竟敢对他疑祭设防,自然不得人望。其实只要设身处地为黄蓉著想,她对杨过不能毫无保留的喜爱、接纳,实是情有可原,“巧者劳而智者忧,无能者无所求!”本来聪明人就比平常人操心,他们思深虑远,不容易遗忘,也就不容易原谅。有时更不免“过虑”,反而不如凡庸之人来得宽容厚道。黄蓉不是圣贤,似乎不该以春秋责备贤者之心来责备她!
     杨过屡次拯救郭家,每次黄蓉都感激莫名,她也下定决心要牺牲自己一条性命,到绝情谷中为杨过换取解药,然而,心中阴霾始终未能尽除。杨过一天不确知生父死因,黄蓉就一天不能放心,她怕的是“杨过深恨郭家”,总会为父报仇!这仇不一定报在黄蓉身上,事实上,杨过好几次想杀的只是郭靖。黄蓉对杨过之防,为的是她挚爱之人,并不是只为自己!
     书中说:“小龙女全心全意只深爱杨过,黄蓉的心却分作了两半,一半给了丈夫,一半给了女儿。”这正是黄蓉与“射雕”时代大不相同的根本原因。成家生女后的黄蓉,操心的对象顿时家了一倍(后来更添上郭襄、破虏),爱他们,成了她的大弱点,尤其是特别让爹娘操心的郭芙,更成了影响黄蓉的致命伤!偏偏这宝贝女儿,只有容貌像妈妈,脑袋却像了爸爸,又少了郭靖的沉稳坚毅,诚朴纯厚,娇生惯养,到处闯祸,不知人世艰难。然而母亲对不成材的女儿往往格外偏怜,所以,每次郭芙闯下的祸,都要黄蓉来收拾!黄蓉和郭靖一样要为襄阳的防守操心,再加上丈夫、女儿的心事,她之不能像少女时代一样任情纵情,可以想见。而且,襄阳城并非桃花岛,从酒囊饭袋的吕文德,到大大小小的叫化子,黄蓉每天要应付形形色色不同的人,她不可能像终身云龙偶现、千山独行的父亲,终于培养出“真正的潇洒”(见倪匡“四看金庸小说”)。随年龄的增长,世缘的陷溺,黄蓉愈加体会出世俗人情、礼仪规范之不可不顾。所以,杨过、小龙女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师徒缔婚,她不能赞成;而由于对杨过佻达不羁性格的了解,她向小龙女说杨过不会安于古墓长居,终身不出,也决非危言耸听!杨过是黄蓉决不敢掉以轻心的人物;以黄蓉的智慧,她对杨过的了解自然与日俱增,所以,一旦心中阴云尽除,世上真正了解杨过的,只有黄蓉,而全书所有人物中,在智力上足以与黄蓉匹敌的,也只有杨过!黄蓉在杨过身上彷佛重见自己的年少时光,而杨过对黄蓉又何尝没有孺慕之深情?“神雕”全书写黄、杨两人相对的片段,往往神完气足,值得细品。
     为人妻母后,黄蓉性格上暴露的缺点,正是人性共通的软弱之处。她为深爱家人付出一切,确实削减了自身在“射雕”中曾经散发的夺目光华。然而,仔细思量,这何尝不是现实人生的写照?相形之下,小龙女反而不太像有真实血肉的人。贾宝玉的名言:“女人出嫁前都是无价宝珠,嫁人生子后都成了鱼眼睛!”可是黄蓉并没有变成鱼眼睛,她两次从李莫愁、裘千仞两大魔头手中夺回小女儿,表现得勇决过人,其他总总聪明之举,全书俯拾即是,黄蓉的才智,纵然是小龙女的绝世容光,也难以尽掩!
     习惯于金庸笔下年轻美丽少女的读者,也许不易接受“神雕”中的黄蓉。但能写、敢写这样的黄蓉,才是作者对自己写作技巧的真正挑战和考验。

图书 【网人论金庸】 由书友分享至【佳人书】jiarenshu.com,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