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人书 > 武侠小说 > 网人论金庸 > 九指神丐洪七公

九指神丐洪七公

作者: 发表时间:2020-01-31 14:32:47

  
    倪匡《四看金庸小说》
     第一章 射雕英雄
     九指神丐洪七公
     洪七公是上上人物
     洪七公正直,豪侠,重民族大义,得到江湖上的尊敬,对朋友讲义气,有一切正派人物所应具有的优点。这些优点,郭靖也都有,可是洪七公和郭靖不同,洪七公是活生生的、有理性的真人,不像郭靖那样,看来看去,都是道德堆出来的,不像是真的一个人。
     一句“撕作三份,鸡屁股给我”。九指神丐洪七公出场,不论是第一遍看《射雕》,还是第八次看,一看到这里,就禁不住大声酣呼,一如看《水浒》看到“一个胖大和尚赤条条跳将出来”时的反应一样。
     黄药师出场,令人感到诡异悚然,洪七公出场,使人感到全身发热,就像是忽然有人在你身後拍了一掌,转头一看,竟是渴望一见的老朋友一样!
     就美食而舍要事
     洪七公是金庸笔下众多生动人物之中,最能使人有亲切感的一个,他的脾气一样很古怪,郭靖在学了十五招“降龙十八掌”之後,向他叩头,他就点了郭靖的穴道,把四个头叩还给郭靖,还说:
     “住著,我教你武功,那是吃了她的小菜,付的价钱,咱们可没师徒名分。”(四八四页)
     想那降龙十八掌,乃洪七公毕生绝学:“一半得自师长--(洪七公的师长是谁?)一半自行参悟出来”,第一次华山论武之际,洪七公若是已会这套掌法,大可得到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,其威力可知。可是却为了吃小菜,而当价钱付人,这真有点好吃得过了头。
     洪七公好吃,这是毫无疑问的事,他可以为好吃而误了一件要事,事後砍下了自己的一只手指--那是表示惩罚,并不表示後悔,这一点不可不知,因为在断指之後,他好吃如故。以後,在美食和重大事务之间,叫他作选择,只怕他一样会就美食而舍要事,至多事後再砍一只手指,有什麽大不了!
     要注意的是:砍手指,在武侠小说人物的行为之中,是一件小事。武侠小说中的人物,有他们独特的性格、行为,受伤当作等闲之事,整条膀子、整条大腿断下来,都不兴皱一皱眉,何况是手指之微。《天龙八部》之中,黄眉和尚为了在下棋时争下黑子,就二话不说,把自己的一只脚趾剁了下来,由此可知,断一只手指,稀松寻常之至。
     但是在武侠小说人物之中,肯随随便便把自己生平绝学教人的,却绝无仅有,除了洪七公之外,只怕还找不出第二人来。
     因为一个学武的人的武功,等於是他的生命,把自己的武功随便教人,那等於是在玩命了。可是洪七公却把生平绝学当作“价钱”,为的只不过是吃黄蓉煮的小菜!
     这样看来,洪七公不是太胡涂了麽?
     或问:如果煮得一手好菜的是杨康或欧阳克,洪七公会不会也以降龙十八掌去换小菜吃呢?
     这是一个很值得深究的问题。
     洪七公在初识郭靖、黄蓉之际,是完全不知两人的来历的,而郭、黄两人的态度,也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,不过是“心知有异”、“不敢怠慢”而已,这一点,杨康或欧阳克都可以做得更好。
     等洪七公吃了一只叫化鸡之後,取出镶金的镖来作酬,郭靖拒收,也没有什麽特别之处,洪七公在这时,仍然无法知道对方人品的好坏。而黄蓉提出再请洪七公吃东西,这是别有用心的了,洪七公应该知道,但为了有好东西吃,一样欣然应之。
     等到黄蓉初展手段,“玉笛谁家听落梅”和“好逑汤”吃得洪七公魂飞天外之後,要教两人武功,是洪七公自己提出来的:
     “你们两个娃娃都会武艺,我老早瞧出来啦。女娃娃花尽心思,整了这样好的菜给我吃,定是不安好心,叫我非教你们几手不可。”(四六五页)
     由此可见,就算摆明了,供给美食,是为了要他教武功,他还是一样答应的。
     接下来,黄蓉一出手,洪七公立时认出了她的来历,在那一霎间,洪七公很有受骗的感觉,立时“冷冷地道”,那是心中大不高兴了,也不肯教武功了,只是後来又被黄蓉略使小计,大赞他的降龙十八掌,才又把他骗了回来。
     黄蓉的几句话,若是真能令洪七公上当,那不是太抬举黄蓉,而是在小看洪七公了。洪七公若是那麽浅薄,怎配做一代武学大宗匠?洪七公忽然又出现,答应教郭靖武功,原因其实只有两个,主要的一个是他实在舍不得黄蓉的烹饪,次要的一个原因是,他已知黄蓉来历,又看出了郭靖是一个“傻不楞的小子”,是一个老实人。在授武之前,洪七公又进一步知道了郭靖的为人,洪七公对他的评语是:
     “傻小子心眼儿不错,当真说一是一。”(四七O页)
     能得到洪七公这样的一言之褒,那当真是难得之极,所以洪七公就开始授了郭靖一招“亢龙有悔”,一招既授,以後黄蓉的佳肴层出不穷,自然越教越多了。而这个经过之中,可以看出,谁只要有黄蓉的烹饪手段,谁都可以令洪七公教上一招半式,杨康也好,欧阳克也好,再大奸大恶的人,只要装得好,不漏底,都可以骗到洪七公的武功的。
     这样说来,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学到洪七公的武功了?非也非也,别忘记有一个大前提:
     要有黄蓉这般的烹饪手段才行。而要有这样的烹饪手段,那比什麽都难。《射雕》中一流武功不知多少,降龙十八掌、弹指神通、七十二路空明拳、蛤蟆功、一阳指……但是会炮制美食的,就只有黄蓉一个。
     烹饪,是一种艺术,和其他任何艺术一样,烹饪是需要天才,不是硬学得会的。一个烹饪高手在煮菜,普通人在一旁,完全照做,一点也不差,从材料、调味品、火候、时间,完全一模一样,可是结果煮出来的东西,味道硬是不同,是无可摹仿,无可偷学的。要学会煮得一手好菜,比学会绝顶武功还要难得多,除非像黄蓉一样,有天生的烹调本领,不然,就无法令洪七公拿他的“降龙十八掌”来当价钱!
     郭靖的武功,本来十分低微,虽然服了蝮蛇宝血,也无济於事,直到遇到了洪七公,才算是得窥上乘武功的门径。所以黄蓉的烹调术,影响了郭靖的一生,世事之奇妙,往往如此。当郭靖在大漠放牛牧羊之际,怎麽想得到,万里之外一个小岛上一个会烧菜的小姑娘所烧的菜,会改变他一生的命运!
     也幸好洪七公的“降龙十八掌”,合了郭靖的个性,若是遇上黄药师,要教郭靖“落英神剑掌”,什麽五虚一实,八虚一实,不但教的人七窍生烟,学的人也必然痛苦不堪,不欢而散了。
     率性而为,宽厚仁侠
     洪七公肯随便把自己的生平绝学来换美食,真正是率性而为,这种自然而然的潇洒,比起黄药师的处处做作来,一个高,一个低,再明显也没有。洪七公的可爱之处,也在这里。
     不过洪七公的洒脱,还未曾到极点,他对於当年未曾得到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,就“後来他常常叹息”(四八三页)。还是未能完全放得开。
     洪七公生性相当懒,不怎麽肯教徒弟,“一生从没教过人三天以上的武功”,他自己练功不知怎样?只怕有好东西吃,也是吃了再说,吃第一,练功第二,若当年降龙十八掌未曾练成,只因贪吃而耽搁了练功,那也大可不必常常叹息!
     洪七公後来,终於收郭靖为徒,那是由於月馀相处,洪七公已深知郭靖为人之故!
     “凭郭靖这小子的人品心地,我传齐他十八掌本来也没什麽。”(四九五页)
     他接受郭靖为徒弟之际说:
     “老叫化不耐烦跟小姑娘们磨个没了没完,算是认输,现下我收你做徒儿。”(六二五页)
     那当然只是随口说说的笑话,这是洪七公的优点之一,他言谈极其风趣,没有黄药师的故作高深,也不像一灯大师的道貌岸然,又绝不是周伯通的夹缠不清。不是一个头脑清醒、豪侠爽直的人,不可能有这种令人如沐春风的谈吐。他的言语,不必掩饰什麽,自然令人感到亲切。
     而且,看洪七公救欧阳克这一段,可知他心胸之宽:
     “我跟他叔父是老相识,这小子……伤在我徒儿手里,於他叔父脸上需不好看。”(六三一页)
     洪七公当然不是怕黄蓉杀了欧阳克,欧阳锋会找上门来报乘但是西毒的武功,洪七公还是欣赏,不但欣赏,还要处处替对方维护武学大宗师的身分,这种气度,真是浩瀚如海,无与伦比。有这样风度的武学高手,更是少见。後来洪七公手下容情,未对欧阳锋下毒手,也是基於他的气度太宽宏所致。终於吃了欧阳锋的大亏,他也绝无後悔之意,天生性格这样宽厚仁侠,真是上上人物。
     洪七公和黄药师比较,黄药师是做作的,洪七公是自然的,黄药师要做了准备,费了功夫,才能勉强在表面上做出来的事,洪七公自然而然就做出来了,两人的最大差别在此。黄药师装模作样,要考欧阳克和郭靖的文才,洪七公就直斥其非:
     “咱们都是学武之人,不比武难道还比吃饭拉屎?”(七二四页)
     当真是痛快之极矣!
     洪七公一生为人,就是得到痛快两字的真髓,吃要吃得痛快,喝要喝得痛快,骂要骂得痛快,打要打得痛快,天地之间,自在游戏,真神人也!

图书 【网人论金庸】 由书友分享至【佳人书】jiarenshu.com,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