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人书 > 武侠小说 > 网人论金庸 > 管中窥金─胡斐与程灵素

管中窥金─胡斐与程灵素

作者: 发表时间:2020-01-31 14:31:15

  
    (一)
     胡斐此人,实是金庸先生笔下极为特殊的一个人物。他性格豪爽,那是真的豪爽,又极重情义,这便注定了在飞狐外传中,胡斐的侠义孤独的一生。
     文中最後胡斐与圆性(袁紫衣)在父母坟前分手,胡斐只能眼睁睁地看她离去。这种事情只有胡斐做得出来,若是杨过,恐怕早已追了出去。但在胡斐心里,既然圆性在佛法和他之间已作出了选择,哪怕是并不如何坚定的选择,那也是一种选择。胡斐性格处处为人着想,在他心中或许以为不能勉强圆性,尤其当她念完偈飘然远去时,胡斐一面见佳人远顾,一面心伤义妹,想必情之一字,是胡斐一生再也无力抵抗的了。
     但此处并非最伤心处。胡斐的大伤心无疑是在程灵素为他而死的时候。自识灵素以来,他虽一直心里有着袁紫衣的影子,但也时时感觉到灵素对他的一片心意。数万里二人的风尘仆仆,无数次二人的出生入死。在那间石屋中,他曾说过∶“救马姑娘,我于你同死。”的话,二人的情谊,已不是简单的结拜兄妹之情了。也许胡斐本人也不知道,他对程灵素的那份情感,是否掺杂了几分爱在里面。胡斐只有在灵素死时才感到那份最刻骨铭心的伤痛。他一生孤苦,从未得享天伦之乐。也许,他早已在心里将程灵素当成了他最亲的亲人、母亲、姐妹┅┅当灵素吸出他伤口的毒血时,当灵素说出∶“我师父说这无药可治,因为他以为天下没有一个医生,会不要自己性命来救活病人,大哥,他不知道我会对你这样┅┅”,当灵素深情无限,又伤心无限地看着他,当灵素终于摔倒在他身旁,当灵素的呼吸一点点缓下去,当灵素纤弱的身体一点点冷下去,当她终于不能再望见他时,胡斐的心一定碎了又碎。
     那是他最亲的亲人,就这样离开了他。我十年後再读到这里,泪水又打湿了衣袖。
     胡斐是了不得的英雄好汉,可惜他太重情义。以後的日子里,程灵素和袁紫衣必定驻扎在他的心里,再也无法忘记,因而一生孤独。雪山飞狐里的胡斐,不是胡斐。--
     易水-
     管中窥金─胡斐与程灵素(二)
     程灵素,人如其名,聪明灵秀。也许灵素若一生未遇见胡斐,生活会很平静。但错就错在灵素爱上了胡斐,而胡斐已先入为主地有了袁紫衣的影子。从此,她卷进了一场没有结果的战争。
     程灵素仅相识胡斐一天,便已倾心相许。因为胡斐不但武功高、善良,而且真诚。在灵素的前半生中,恐怕除了师父之外,大有关系之人都是阴恶浅薄之徒。如今见胡斐真诚善良,又对她竭力照料,自然一见钟情。那一日,灵素先是不理不睬,後指点途径,再带胡斐聚会,距离飞快拉近,到得胡斐为维护她而报出自己姓名时,想必灵素已芳心可可,不能自己了。王铁匠那一番话说得好,可惜胡斐不愿明白。
     程灵素,冰雪聪明之人,可再聪明之人,遇到了爱字,也会糊涂。她和胡斐同行,见了玉凤後,自知胡斐已有心上之人,但她还要时时旁敲侧击,看看胡斐对那人心意究竟如何。
     那日从苗人凤家出来後,她佯作玉凤失落,一试便知胡斐实是把那玉凤看得好重。她只能长叹一口气,为什麽叹气?是无奈还是伤心?那日随後,灵素便说要分开,依她之意,实是种无奈的提言,也可试试胡斐对自己的心。结果胡斐却不愿知所措,说送她一程,耽搁了她的心意。再後,程灵素在爱中越陷越深,一个聪明绝顶之人竟变成了痴人。自己爱的人不爱自己,相信大多数女孩此时都会觉得自卑自怜的。程灵素别的都是顶尖的,可能唯有容貌,一直是她的小小为憾之处。在这个时候,更觉得这是一大缺陷;而为什麽爱人不爱自己,恐怕这是一个大原因了。因而她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悲伤,说出了她小时的难过,又大哭了一场。痴人如此!至此,她仍强烈希望得到胡斐的爱,在胡斐说出求她一件事,不知是否高攀得起时,她耳根都红了,这时她想什麽?毋须多言。但随後胡斐说出结拜兄妹来,她一下子脸色苍白,然後行为突带狂态。那一日,她没再和胡斐说第二句话。
     那日以後,灵素对胡斐的爱便转为深沉含蓄的爱了。如果说前面象火一样熊熊的烧,现在则象万川归海一样,慢慢慢慢的积攒起来了。她已经知道,或是自己让自己知道,胡斐实是爱袁紫衣的,不爱自己。但灵素又不愿离开胡斐,或者说,无法离开。她只能默默地爱着胡斐,退居到袁紫衣的影子後面。但毕竟少女心性,时时忍不住点两句胡斐。最典型的无疑在胡斐夺华拳门掌门时,灵素心想,“难道我不提,他便有一时一刻不记得了吗!”,足见一斑。在灵素心中,只怕盼着从洞庭到北京的路永远走不完。但天下的路再长,也有走完的一天。那日进了京城,灵素的泪便无控地滴在了路上的尘土里,胡斐见了,还是不愿懂。
     京城里的程灵素,是一个爱到极点、痴到极点的程灵素。她希望胡斐能娶袁紫衣,只因为她以为这样胡斐便可快快乐乐地过一生。那日在宣武区的那所宅子,她在袁紫衣追问下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,吐露真情“我怎能真的伤了你,你是他心上之人,他日日夜夜想的都是你,”此处动人。
     灵素对胡斐的爱,已不能单单用爱之一字来形容。那是刻骨铭心的相思和。分隔天涯的相思,不叫相思,咫尺之隔的相思,才最令人憔悴!那是生死不渝的爱恋,那日二人在石屋中救助马春花,程灵素问胡斐,如果我和马姑娘你只能救一个,救谁?胡斐答道,救马姑娘,我与你同死。但在灵素心中,却是希望他能好好活下去的,为此即使自己死後仍承受千万般折磨,也心甘情愿!那是纯净升华的情义,爱是自私的,但爱到此处自私极处便是公了。她愿胡斐能娶袁紫衣,那怕自己在後半生中苦熬相思。这种爱,惊天地而泣鬼神,非至情至性之人不能为也!
     灵素之爱,在灵素死时尽露无遗。她捧着胡斐连中三大剧毒的手,心若刀割。难道只让大哥再活九年?只电光火石般一闪,灵素已知自己心意。她用口吸出胡斐伤口的毒血,此时的灵素,心一定是乱的,但乱极便变成空了。当她看见流出的血色作鲜红时,终于吁出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柔情无限地望着胡斐说“大哥,他不知我会待你这样┅”┅身子晃了几晃,便倒下了┅┅她柔情无限地望着胡斐,她在想什麽呵?再过一会儿,就是一会儿,也许就是下一秒,就今生今世不能再见他了。此时的灵素,心早已碎了,但她却无从感觉,因为,她要用她剩下的全部生命,就这样痴痴地望着她一生的爱人。
     痴人如此,灵素是绝顶人物,
     金庸先生说∶“或许,她知道胡斐不爱自己,干脆用情郎的毒血毒死了自己,不愧是毒手药王的弟子,一了百了┅”我不能赞成,因为我想胡斐对她的心意,也是一种爱,是日久的爱。对于胡斐,灵素死後,或许爱情选择问题简单了,但为何圆性走後他不去追呢?我想,是因为灵素带走了他心中爱的根本。
     Feb7,1998
     後记∶这两篇小文,均写于春节期间,但本无关联。因而有交叉之处,见谅。笔者当时有感而发,心情激荡,现在也不能而且无法再阅了。

图书 【网人论金庸】 由书友分享至【佳人书】jiarenshu.com,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