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人书 > 武侠小说 > 苦情玄铁剑 > 第四章 哑女

第四章 哑女

作者:周郎 发表时间:2020-01-12 22:02:11
  
    高阳酒徒走出酒楼的时候,高欢也已走进了他的“家”
  
     那是西土城外的一处窝棚,就搭在一片树林里。
  
     棚顶上正飘着淡淡的炊烟。
  
     烟虽淡,却让归来的人感到由衷的喜悦,感到闲适的疲倦。
  
     一条雪白的狗撒着欢向高欢扑了过来,绕着他跑了几圈,衔着他裤角拖他走。
  
     “小白,别闹!”
  
     高欢笑骂着,可那条叫“小白”的狗不听他的,闹得更欢实了。
  
     “贞贞,还不快让小白别闹!”
  
     一个满脸烟灰的女孩从窝棚里钻了出来,飞快地扑上来,紧紧搂着高欢的脖子,吊在他身上,伊伊呀呀地笑着。
  
     她是个哑巴。
  
     她的年龄绝对不会超过十五岁。
  
     少女的十五岁,本该是千娇百媚,花团锦簇的。她们的青春才刚刚开始,她们是刚刚开始绽放的绝美的花儿。
  
     可她呢?
  
     她生活在这个破破烂烂的“家”里,她的衣衫到处打着补丁,她居然还是个哑巴。
  
     谁说苍天有眼?
  
     可她毕竟是十五岁的少女,她很满意她的“家”,她也很满意她的“亲人”。
  
     她笑得很灿烂,一如西天绚丽的晚霞。
  
     她吊在他身上,扭动着,笑着,甚至还凑过去亲他。
  
     她好像有千言万语要说。
  
     高欢拍拍她屁股,笑骂道:“小白越不听话了,你也一样!”
  
     她笑得更灿烂,扭得更急,缠得更紧。小白耸着脑袋,嫉妒得“汪汪”直叫。
  
     高欢瞪道:“还不快下去?这么大丫头了,也不知道臊!
  
     贞贞的脸红了。
  
     就连那许多黑黑的烟灰,也没有掩去她脸上的红晕。
  
     贞贞鼓着嘴,瞪着眼,恶狠狠地和他对视了片刻。
  
     “晤”了一声,又笑了,用额头在他下巴上狠狠撞了一下,一松手,跳下地来,牵着他的手往窝棚里走,一只手不停地比画着,打着手势。
  
     高欢差不多能完全“听”懂她在“说”什么。
  
     她“告诉”他,今天的雨下得真大,风刮得真急,要不是她赶很快,棚顶那几片毡子就被风卷跑了。
  
     她“说”窝棚里进了许多水,不过她都已戽出去了,被子也没有湿,顶没有怎么漏雨。
  
     她“说”林子里雨后冒出来许许多多蘑菇,她摘了一衣兜,今天晚上做蘑菇汤吃,又“说”柴禾湿了,难烧得很,所以她脸上才有许多烟灰……
  
     她的“话”真多。
  
     可高欢喜欢“听”,百“听”不厌。
  
     她突然又皱起了眉,打着手势告诉他,说她下午有好长一段时间心里难受,不知道为什么,有一会她心跳得很急,她担心他做出了什么事,她现在还心有余悸呢!
  
     她牵着他的手,让他摸摸她心口,看她心跳是不是很急。
  
     他的手摸上去之后,她的心跳想不急都不可能了。
  
     他就像摸着烧红的铁块似的缩回了手,他的心跳也加快了。
  
     她的睑在发烧。她看见他的脸也红了。
  
     这场大雨将他的头发胡须和面庞洗得干干净净的,晕红清清楚楚写在他脸上。
  
     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拍拍她的脑袋,钻进了窝棚。她忍不住悄悄抬手摸了摸他的手刚刚触过的地方。
  
     那地方似乎烫得厉害极了。
  
     她咬着唇,想笑,又似乎想哭。
  
     高欢似乎直到刚才才发现,贞贞已经不再是个小黄毛丫头了。
  
     这发现让他不知所措。
  
     在他的心中,贞贞一直就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女孩,就和他第一次看见贞贞一样。
  
     那是前年冬天的事。
  
     高欢乞讨到了京城,在这片树林里搭了这个窝棚。
  
     一个大雪纷飞的黄昏,高欢在外乞讨时,发现几个恶少正唆使两条猛犬,追咬一个披头撒发的小丐女。
  
     高欢飞起两脚,将那两条猛犬踢飞了起来,砸倒了那几个恶少,带着小丐女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。
  
     那个小丐女,就是贞贞。
  
     从那天起,高欢就成了贞贞的大哥,贞贞就成了高欢心爱的小妹。他坚决不让她再出去乞讨,他要养活他的小妹。
  
     从那天起,高欢就成了贞贞的全部世界。
  
     高欢怕她一个人在家里出事,甚至还找了条狗来陪她。现在那条狗已长大了,浑身雪白,就是“小白”。
  
     他不在的时候,她就抱着小白等他,和小白“说话”。
  
     她是为他活的,她知道。
  
     她命中注定是为他才来到这个世界上的,她坚信。
  
     吃过了饭,贞贞点亮了油灯,也点燃了几盘熏蚊虫的苦艾。
  
     现在窝棚里明亮多了,很像是个“家”了。
  
     贞贞收拾好碗筷,抹干净那张已脱了漆的惟—一张小炕桌,打开惟—一只小铁箱子,取出一迭纸、一支笔、一方砚和一块墨。
  
     她盘腿坐在桌边,朝坐在她对面的高欢微笑,笑得甜甜的。
  
     高欢也微笑:“今天该开始学杜工部的诗了吧?”
  
     贞贞点头,开始磨墨。
  
     高欢正襟危坐,口若悬河。如数家珍似的开始介绍杜甫的生平事迹,介绍杜甫在诗上的成就,介绍杜诗的特点。
  
     高欢不过是个乞丐,他怎么会懂诗文乐理?他怎么会“腹语术”?
  
     贞贞不过是个可怜的丐女,她要学诗词做什么?
  
     天晓得。
  
     贞贞磨好墨,高欢提笔用柳体抄了一首杜甫的《望岳》,细细给贞贞讲解起来。
  
     他讲得很精辟,很有见地。她听得很认真,不住点头。
  
     她的大眼睛里闪着聪颖的光彩。
  
     然后高欢将笔递给她,贞贞也用柳体将这首诗默写了一遍。
  
     她的记性相当不错。她的字也很秀颀挺拔。
  
     高欢忍不住道;“贞贞,你要是男子,用不了十年寒窗,就可以一举成名。”
  
     贞贞瞟着他,笑得很甜。她提笔在纸上写几个字,推到他面前:
  
     “名师出高徒。”
  
     笔谈是哑巴的一种交流方式。高欢教贞贞念书识字,已经一年半了,贞贞的进步是惊人的。
  
     高欢故意冷笑道:“我也许可以算得是个名师,你好意思自称是高徒?不知道臊!”
  
     贞贞抿嘴儿笑,写道:“自吹自擂。”
  
     高欢佯怒,举手要打,贞贞连忙躲开,滚进了他怀里。
  
     她喜欢偎在他怀里时的感觉,又舒服、又温暖、又亲切、又安全。
  
     她的后背热烘烘的,她感觉到他的心跳得好厉害。
  
     她也感觉到自己的心颤抖得让她头晕。
  
     这时候她听见他微微发紧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响起,他的胡须抚着她脖子,好痒好痒。
  
     “剑法练得怎么样了?”
  
     她懒洋洋地转过身,抱着他的腰,将脸儿埋进他怀里,轻轻点了点头。
  
     “完全融会贯通了吗?”
  
     她又点了点。
  
     “内功呢?第三关过了吗?”
  
     她摇头。
  
     高欢有点奇怪了;“怎么回事?怎么连第三关都没过?
  
     这段时间你练了没有?”
  
     贞贞轻轻吁了口气,离开他的怀抱,在纸上又写了几个字,重又偎紧了他。
  
     她写的是“静不下心来”五个字。
  
     高欢生气了:“静不下心来?这是什么理由?你怎么——”
  
     他忽然住了口。
  
     他知道她为什么静不下心来了。
  
     她偎得那么紧,她的身于那么热,她的呼吸那么急促,他怎么能猜不到呢?
  
     高欢的心抽紧了。
  
     他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惊呆了。他从未将贞贞看作一个女孩,一个可以去爱的女孩子。他一直把贞贞看成他的徒弟、他的妹妹、一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小孩子。
  
     这怎么可能呢?
  
     高欢半晌才重重呼出一大口气,微笑道:“你一定要静下心来冲破第三关。这一关最难过,但只要过去了,日后的进境就快了。”
  
     贞贞是个敏感的女孩子,她听出了他的声音的冷淡。
  
     她慢慢离开他,走回原来的地方坐下。她的脸色很白。
  
     她垂着眼睑,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  
     她好像已忍不住快要哭了。
  
     可当她抬起眼睛时,高欢看见她在微笑,虽然她的眼中还闪着薄薄的泪光,虽然她笑得相当勉强,可她的确是在微笑。
  
     带着淡淡的、没有点透的辛酸和无奈的微笑。
  
     高欢有点不知所措。
  
     贞贞几乎是在转眼之间,由一个黄毛丫头变成一个贞静娴雅的女孩。这变化大得令他吃惊。
  
     她的贞静娴雅不是那种小家碧玉硬作出来的“贞静娴雅”,而是真正的大家闺秀才会具备的那种禀性、那种气质。
  
     她原本不过是个可怜的丐女,她原先根本连什么叫做“气质”都还不懂。可现在她已经显示出了她的“底蕴”。
  
     这是他的功劳吗?
  
     高欢不敢掠美。他觉得这是苍天的功劳,这种神灵的造化,和他没关系。
  
     高欢坐正了。
  
     不仅身子坐正了,心也坐正了。
  
     四年多的苦修,为的是什么?不就是要修个“心正”
  
     吗?
  
     从现在起,他面对的就是一个女人,而不是一个刚长大的女孩子。
  
     他将保持一种温和、尊敬的态度,淡淡如水,远远如云。
  
     他绝对不愿再犯一次错误。
  
     他清清喉咙,缓缓道:“为了尽快打通第三关,本门历代高僧曾为后进们寻找过许多方法。当然,这些方法并不是传说中的寻仙丹、觅神草一类的无稽之谈,而且切实可行的实实在在的方法。就和打坐、调气、站桩一样实在。比如说,由外返内就是一种,这种方法对打通第三关后的进境也很有好处,而且也利于实战。”
  
     他站了起来,沉声道:“虽然内功是武学的基础,外功是内功的发挥和运用,但并非不能由外功培养内功。仅以力气而言,人的力气有两种,一种是本力,是先天的力气,另一种是后无锻炼的……”
  
     小白突然狂叫起来。
  
     贞贞一惊而起,高欢也打住话头,沉声喝道:“谁在外面?”
  
     一个苍老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喂,这是谁的狗?谁放狗咬我老人家?”
  
     小白的吠声突然中止。
  
     高欢冲出。

图书 【苦情玄铁剑】 由书友分享至【佳人书】jiarenshu.com,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